<tr id="5e5b4"><label id="5e5b4"><menu id="5e5b4"></menu></label></tr>
        1. <acronym id="5e5b4"><label id="5e5b4"><listing id="5e5b4"></listing></label></acronym>
        2. 標題

          標題

          內容

          首頁 > 粵行粵遼闊 > 行思錄

          林 迎 | 塞北雄風在 大漠永留芳 ——粵蒙作家千里邊防行拾萃

          更新時間:2020-03-20 來源:文藝報

          去年金秋時節,丹桂飄香,廣袤的內蒙古別有一番風姿。那里的人們既開朗直率又善解人意,既刻苦耐勞又能歌善舞。從9月23日起一連5天,我們參加了“粵蒙作家千里邊防行”的采訪活動。這是廣東省作協和內蒙古作協“結對子”之后的又一次具體實踐。

          9月23日中午12時許,飛機徐徐下降到呼和浩特機場?!昂艉秃铺貧g迎您”幾個大字讓人倍感親切。中巴車由機場向著市區呼嘯而行。沿路觀賞,一輪午日放射出灼人的光芒,而太陽下面卻是一馬平川,令人想起“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壯麗景色。大路兩旁,頑強挺立著的是白楊,它正在向人們昭示著大自然的生機與活力。記得茅盾在《白楊禮贊》中贊揚白楊是樹中的偉丈夫,此話不假。

          大青山腳下,距呼和浩特20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個古跡是永遠不會被人們忘記的,那就是被稱為“青?!钡恼丫?。王昭君已經不單是一個人物,而是一個象征,一個民族友好的象征。關于“昭君出塞”之舉,盡管古文人也曾有爭議,將之視作悲事甚至是恨事,例如杜甫的《詠懷古跡》:“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但綜觀歷史,更多的則是正面的評價,以清朝三位女性詩人的作品為例,郭潤玉的“琵琶一曲干戈靖,論到邊功是美人”,方婉儀的“冢畔青青草色稠,芳名史冊著千秋”,周秀媚的“琵琶談馬上,千載壯君名”,都包含著對昭君的敬仰之情。到了現當代,人們對昭君的評價更高了,特別是董必武的“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漢和親見識高”一句,充分肯定了昭君的歷史功績。

          內蒙古是歌舞的天堂。有道是,內蒙古的小孩子未學說話便會唱歌,未學走路便會跳舞。在這次采訪中,我們確實領略到了內蒙古人民能歌善舞的天賦及其火熱情懷。在呼倫貝爾恩和鄉的一個牧民之家,我們聽到了充滿草原風味的優美韻律。無論是《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還是《駿馬奔馳保邊疆》,無論是《敖包相會》還是《美麗的草原我的家》,或豪放浪漫,或委婉溫情,都讓大家沉浸其中。

          在這次采訪中,我們還走進內蒙古的職工之家,見到“草原英雄小姐妹”龍梅和玉榮。1964年,為保護公社的384頭羊不走失,姐妹倆在嚴寒的天氣下奮戰一天一夜,導致雙雙受傷。半個多世紀后,兩位老人依然質樸、低調而平和。我想,正是這種質樸與忠厚,構成了當時充滿理想的時代英雄那種公而忘私的優秀品格。

          在內蒙古,這樣充滿愛心、為集體為他人無私奉獻的事跡何其多?!扒?,這是我們常說的蒙古額吉都貴瑪,剛被授予‘人民楷?!瘒覙s譽稱號!”同團的張君,指著一幅堅毅而慈祥的蒙古族母親的照片讓我看。上世紀60年代經濟困難時期,內蒙古草原牧民收養了3000名上海漢族孤兒。淳樸的草原額吉把他們養育成人,這個真實的故事曾被拍成電視連續劇《靜靜的艾敏河》而震撼著人們的心靈。其中,不惜放棄自己的青春、愛情而收養了28個漢族孤兒的都貴瑪,就是最感人的主角。

          草原母親的善行,感動的何止是受惠的孩子,也感動了同行的張君。從1996年起,張先生就有一個念想:“如今廣東人相對富起來了,我們也要承擔起這份愛的責任!”他在心里定下一個目標:聯系廣東的熱心人幫助3000名草原失學孩子重返校園。從1997年開始,他先后41次來到草原,走遍內蒙古各地,一步一步去履行承諾。他自己也幫扶了多名貧困的草原孩子,直到他們上大學,參加工作。愛心,就在蒙漢兩族人民心中薪火相傳,一直走向永遠。

          游走在這充滿愛的氛圍中,一種深深的感慨于心頭涌起:我們這次是來“結對子”的。其實,在此之前,這種充滿愛心的“對子”早就結成了,而我們的使命,不過是去延續這份無所不至的大愛情懷罷了。

          浩瀚的內蒙古,無處不展示著其寬大與包容。蕭瑟的秋風已經迎面吹來,我們感受到的卻是濃濃春意。在“蒙粵兩地作協‘結對子’工作座談暨《廣東當代優秀作品集》(蒙古文版)首發式”上,粵蒙作家沉浸在兩地自2010年結對子以來所獲得的愉悅中。在此之前,兩地作家已先后四次進行相互交流,通過采風、培訓、愛心接力等活動,加深了理解,增進了感情。

          作為文化交流,互贈作品無疑是最好的紐帶。這次聯誼最大的亮點,是廣東和內蒙古共同精心編制的《廣東當代文學作品集》(蒙古文)的推出,讓內蒙古朋友愛不釋手。我們把這書贈送給慈祥的內蒙古老人,送給駐守邊關的蒙古族戰士,也送給當地的文人朋友們。他們說:“廣東作家朋友贈與我們的,不僅僅是優秀的作品,更是滿懷的深情厚意!”

          9月24日下午,在鄂溫克旗文聯,根據廣東省作協和內蒙古文聯的統籌安排,廣東陽江市跟內蒙古興安盟成為“結對子”單位。當我緊握住興安盟文聯黨組書記劉貴森的手時,一種“天涯若比鄰”的感受從胸中升起。這種感覺從2018年10月內蒙古作家到訪陽江時便產生了。當時也是廣東作協和內蒙古作協組織的一次互訪活動,其中也有興安盟的作家參與?!罢嫘疫\啊,我們能成為結對子的好朋友。無論怎樣,在今后‘大海與草原的對話’中,我們一定會緊握友誼之手,共同收獲累累碩果!”這是大家共同的心聲。

          “情牽南北誠知己,艾敏珠江萬里吟?!边@次特別的活動讓兩地作家更深入地了解了彼此,相信我們充滿詩意的交往必將在互助共享中越走越遠。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国产卡二卡三卡四分类-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

          <tr id="5e5b4"><label id="5e5b4"><menu id="5e5b4"></menu></label></tr>
                1. <acronym id="5e5b4"><label id="5e5b4"><listing id="5e5b4"></listing></labe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