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5e5b4"><label id="5e5b4"><menu id="5e5b4"></menu></label></tr>
        1. <acronym id="5e5b4"><label id="5e5b4"><listing id="5e5b4"></listing></label></acronym>
        2. 標題

          標題

          內容

          首頁 > 粵評粵好 > 批評進行時

          凌春杰 | 城市是懷想故鄉的溫床

          ——漫談吳錦雄近期詩歌創作

          更新時間:2023-12-18 作者:凌春杰來源:深圳僑報

          圖片1.png

          詩集《藍火》《唯土地對我們從不辜負》《鉆火》是詩人吳錦雄2020至2022年間相繼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的三部詩集。吳錦雄的詩歌關注生命內在體驗,具有時代溫度感知,精短吟唱中顯真性情,質樸語言中能見慧思,不少短制值得吟詠品味,大致符合我對詩歌有境界、見意蘊的理解。

          讀吳錦雄的詩歌,最大的印象是作者對故鄉深厚情感的反復多維觀照。吳錦雄寫故鄉是多維細膩的,他眼中心中的故鄉有著風物愛情等人間一切。吳錦雄筆下的故鄉往往不是那種種肅穆不語的靜物,而是動態述說的一切,比如落地的月光、滂沱的暴雨、漫卷的浮云等等,故鄉的意象總是以動態方式在詩歌中奔涌。比如《我在陽臺上種了一些瓜果蔬菜》,就集中體現了對故鄉真摯而復雜的情感,而《只有在我心中的故鄉才是最完美的》則過濾掉情感雜質,為故鄉找尋并安置到一個巨大的心理情感空間。當然,故鄉的記憶必然有父親、女兒、姐姐、鄉親等各色人等,他們正是詩人關于故鄉情感激發的源頭所在。吳錦雄關于故鄉的抒寫大都是回想式的,帶有強烈的自覺性,但他對城市包括對深圳的有限抒寫則是在場式寫作,是對故鄉情感抒寫的某種延伸。在他的詩歌中,城市的多維與故鄉的親近不同,城市可能擁有更為豐富多元的懷想,《在南方》提供了逐夢的維度,《喧囂的鳥讓我如此安寧》品味城市綠靜,《暴雨是城市沒有耐心的卸妝》展現出作者悲憫的情懷,《紅樹林》觸摸了萬事萬物的嬗變??傮w上來看,吳錦雄的城市抒寫還不像抒寫故鄉那樣進入自覺狀態,對故鄉的愛與歌唱于他是自發的,而城市的吟詠與思考于他則是觸發的,代表了詩人創作的兩種不同的精神狀態。然而,在人口的自由流動中,城市天然地成為濃濃鄉情的溫床,沒有城市的長久棲居生活,也就不會有對故鄉深沉綿長的懷想。吳錦雄詩歌中的故鄉,大都是立于城市之后對故鄉的精神投射,是城市視野中的故鄉,因而是詩人心中的故鄉,也是被高度詩化的故鄉。從這個意義上,很多鄉村題材的作品的誕生地屬于城市,這些作品很大程度上也具有一定的城市文化屬性,屬于城市的精神文化產品。

          深圳作為一座移民城市,曾被視為缺少文化底蘊。從現代城市文明發展而言,深圳作為城市的歷史確然沒有一些古都那么久遠。但是,深圳文化可以上溯到7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以咸頭嶺文化遺址為代表的史前文化是可堪與同期人類文明相對照的深圳文化底色。深圳成為海防要塞后,以大鵬、南頭古城為代表的明代文明則成為深圳城市文明的底蘊。改革開放以來,深圳發展為世界城市奇觀,40年來已積淀出現代城市文明自身發展的鮮明特點。然而,從吳錦雄的詩歌中,我又意識到移民文化作為城市文化底蘊的另一形態,那就是在包容并蓄生態中,來自全國各地有關懷想故鄉的情感累積所形成的普遍的城市情感底蘊??梢哉f,作為深圳這座城市的文化底蘊,不僅來自7000年前、來自古代海防文化,更來自當代40年的城市自身的快速積累和故鄉情感的普遍移植,是它們的相容共生和相互影響,構建了今天的豐富多彩的城市文化。在這個意義上,吳錦雄抒寫的故鄉也是屬于深圳的故鄉,屬于我們每個人身后的那個故鄉的縮影,他抒寫或映射的城市也主要是他生活的深圳,是我們共同生活的這座奇異之城。我想,這就是這座移民之城故鄉文化的獨特意義,當然僅僅如此又還顯得遠遠不夠,深圳的城市文化建設還需要更多的在地在場,需要更多的將觸發逐漸轉化為自覺與自發,在這方面,深圳已有很多作家做出了努力,比如王國華等,他們開始了像寫故鄉那般抒寫自己所在的這座城市。

          吳錦雄的詩歌有著多方面的特點,比如《尾隨》《孤獨其實才是常態》《白天與黑夜》《列車帶我沖進大霧》等頗具哲理性,讀來令人回味。比如對時間的體味與思考,在《所有的思念都是對過去的依戀》《在庸碌的時光給自己頃刻的寧靜》《黑夜》等作品中,詩人在庸常生活中挖尋質樸與純凈,展現出可貴的形而上的精神光芒,讓我們看到了詩人在世俗世界中圓潤的俗與不俗人生。比如豪放的情感,詩人在抒寫曹操的一組詩作中,以奔放自由與一代梟雄保持情感上的同頻共振,這都為他的詩歌添色不少。作為南方詩人,吳錦雄在題材上也有所開拓,他對雪這一自然物象進行了多次抒寫,提供了不同的情感空間。他在對自然萬物的開掘特別著力,將情志和自然融為一體,展現了對山川自然的無限熱愛和深摯情感。此外,吳錦雄在詩歌語言上追求質樸明了,將詩意蘊含在樸實無華的語言之中,構成了意味意蘊和意義共同體,它們往往晶瑩剔透,值得端詳和品味。

          “我一直認為詩是高貴的/詩集和紙幣一樣堅挺……”(《寫詩的人》)。無疑,吳錦雄在詩歌的維度上走在純粹的方向,他正在大我與小我之間推扯嬗變。我期待吳錦雄能有對深圳更加自覺地抒寫,就像他抒寫故鄉和自然萬物一般,為城市文化營構豐富多彩的意蘊空間,我也相信在眾多詩人的共同努力下,深圳城市文化的底蘊更多源自城市自身的發酵與積累。

          吳錦雄簡介:吳錦雄,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二級作家,深圳市福田區作家協會副主席。1978年生于廣東揭陽,在《人民文學》《中國作家》《詩刊》《星星詩刊》《詩選刊》等報刊發表作品。出版散文集《雄心》,詩集《短歌》《藍火》《唯土地對我們從不辜負》《鉆火》等。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国产卡二卡三卡四分类-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

          <tr id="5e5b4"><label id="5e5b4"><menu id="5e5b4"></menu></label></tr>
                1. <acronym id="5e5b4"><label id="5e5b4"><listing id="5e5b4"></listing></labe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