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5e5b4"><label id="5e5b4"><menu id="5e5b4"></menu></label></tr>
        1. <acronym id="5e5b4"><label id="5e5b4"><listing id="5e5b4"></listing></label></acronym>
        2. 標題

          標題

          內容

          首頁 > 粵評粵好 > 觀點·爭鳴

          黃燈 | 回到起點的“家訪”,方才看清二本學生一路走來的堅韌和勇氣

          更新時間:2024-01-08 作者:黃燈來源:文學報

          2017年暑假,應黎章韜邀請,我開始了去學生家看看的漫長旅途。首站是云南騰沖,黎章韜是我2010級中文班的學生。隨后五年,我利用周末或者寒暑假,斷斷續續去過郁南、陽春、臺山、懷寧、東莞、潮安、陸豐、普寧、佛山、深圳、饒平、湛江、遂溪、廉江、韶關、孝感等地,當然也去過廣州的荔灣、越秀、蘿崗和白云。在中國的教育語境中,這個過程被稱為“家訪”,也是傳統教師角色的一項日常工作,但對我而言,這種跨越時空的走訪,完全超出了日?!凹以L”的邊界,成為我從教生涯中,從“講臺之上”走進“講臺背后”的發端。

          相比《我的二本學生》在較長時空中對學生群體的整體性敘述,這種貼近大地、回到起點的走訪,讓我在生活細密的皺褶處,從另一個視角獲得了講臺之外的更多觀察:

          我由此看到了一個開闊、豐富、綿密而又糾結的世界,這個世界鏈接了學生背后成長的村莊、小鎮、山坡和街巷,也召喚了他們的父母、祖輩、兄弟、同學和其他親人的出場。更重要的是,通過家訪,我對學生家長——我的同齡人——有了切近的觀察和理解,多年來,我對這個群體一直持有朦朦朧朧的想象,但始終無法在腦海中形成清晰而具體的感知,正是家訪帶來的近距離相處,讓我獲得了和他們直接交流的機會,并由此確認了一個事實——在中國的高等教育情境中,家長作為教育主體的重要組成,事實上一直以自己的方式,目睹、融入和接受以教育產業化為載體的社會變化進程,孩子從念書到就業的人生大事,往往成為他們遭遇和深度介入這一進程的核心紐結,并伴隨著外出打工、親子分離、跨省婚姻、城鄉融合、教育期待、孩子就業等具體情節,演繹著路徑不同但氣息相通的生命圖景。

          在家訪過程對我課堂的延伸中,我清晰感知到父母的生計、勞動的歷練、祖輩的陪伴、兄弟姐妹之間的相處等具體的日常生活,在學生漫長的少年時代,怎樣以“教育資源”的面目,滲透到他們的生命成長中,我由此切身感受到了家庭教育、社會教育與學校教育所形成的復雜關聯和參差圖景,感知到了學生背后的故土、家庭、親人所鏈接的教育要素,以及曾經駐留的小學、初中和高中,相比大學的一覽無余,才是他們更為根本的成長底色。

          當然,讓我感觸最深的是,陪伴學生回到他們成長的地方,一種被遮蔽的力量,總能在年輕人身上神奇地復蘇,我不否認,囿于校園的狹隘和對年輕群體理解維度的單一,在此以前,我對二本學生群體整體的去向過于悲觀,當我有機會貼近他們的來路,看清他們一路走來的堅韌和勇氣,我發現,往日的擔憂,竟然得到了不少釋放,他們作為個體所彰顯出的自我成長愿望,讓我清晰地看到,無論社會的縫隙怎樣狹小,年輕的個體終究在不同的處境中,顯示出了各自的主動性和力量感,并由此散發出蓬勃的生機和活力。

          如果說,《我的二本學生》是一本立足講臺視角,建立在從教經驗之上的教學札記,那么,本書是我走下講臺,走進學生家庭實地考察和親歷的家訪筆記。敘述和描繪出“講臺之上”和“講臺背后”的雙重教育圖景,是我多年的心愿,五年的家訪經歷,讓我意外地獲得了機會,從某種程度而言,本書的完成,《我的二本學生》才算獲得了相對完整的表達。

          本書依然聚焦我的二本學生,出場的年輕人,同樣來自廣東F學院。

          回想起五六年來在全國不同的村莊、集鎮、街巷走訪的經歷,有太多難忘的瞬間值得銘記。我在夏天的溽熱中,到過喧囂而紛亂的南方小鎮,也在年關將近的冬日寒風中,抵達過蕭瑟而蒼茫的北方村莊,它們或庇護在高黎貢山之下,或湮沒在高速公路隔絕的群山之中,或在夸張房地產廣告的包裹里,顯示出街巷的活力和煙塵。我在不止一所廢棄小學的操場后面,目睹到曾經的教室,隨著孩子們的消散,早已一片狼藉;同時也在多所莊重、整潔的高中校園,看到了我講臺下的年輕人,曾經燃燒的夢想和青春。我一次次從廣州南站、省汽車站、越秀南汽車站出發,也一次次在漫長的遠行中,將家訪變為現實,并由此獲得機緣,回溯一個個年輕人成長的足跡。

          為了更完整地俯覽村莊的全貌,李敏怡曾帶我爬上老房子的屋頂;為了進到廢棄的小學看看曾經的課桌,何境軍多次示范怎樣翻越學校的狹窄圍欄;為了告訴我養蠔的流程,羅早亮爸爸親自駕船,帶我穿梭海灣抵達蠔場;為了感受茶園的遼闊,林曉靜媽媽豪情滿懷地開著摩托車,載我在崎嶇的鄉村小徑一路馳騁;為了體驗爸爸的工作強度,于魏華和我一起溜入了韻達快遞遼闊的分裝車間;為了更清楚地還原高三的緊張和勞累,張正敏翻出她塵封已久的日記,翻出她高三寫過的近兩百支圓珠筆,我到現在都無法忘記,圓珠筆擺滿一地給我帶來的震撼和觸動。

          當然,更讓我觸動的是,在這種走訪中,以家庭為錨點,往往能輕易看到其所帶來的豐富鏈接:我終于擁有機會看到講臺下年輕人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舅舅、叔叔、姑姑、堂弟、同學等父母以外的群體,看到這個群體和他們的具體關聯;也得以擁有機會感受到家庭作坊、進廠打工、養蠔修船、擺攤售賣、種植茶葉、宰殺牲畜等具體生計,是如何作用到一個個孩子的生命中,并在無形中塑造他們的勞動觀、金錢觀和對求學深造、成家立業諸多事情的認知。

          這所有的片段、場景和抵達,在我腦海中繪就了一幅動態而清晰的畫卷,接通了一個豐富而真實的中國。

          “鐵打的校園流水的學生”,作為教師,置身細密的時空之網,目睹年輕的群體,一波波從畢業季的潮水漫過,步入人生種種的不確定性,再也沒有“流動性”三個字,更能讓我切身感知到他們的生存。我的課堂,不過是學生流動性命運在高校象牙塔中的片刻駐留,“二本學生”作為一個群體的命名和出場,不過是我借助職業的便捷,對他們存在的粗疏敘述。但與他們生命鏈接更為緊密的家長群體,在當下急劇變遷的時代洪流中,卻始終面目模糊,難以在喧囂的信息堆積中,冒出稍稍清晰的面容和身影,更難直接聽到他們的聲音。慶幸的是,也正是通過家訪帶來的便捷,我才得以走近這個隱匿的群體,并獲得一次次互相看見、直接溝通的機會。

          我想起第一站到達章韜家,坐在雨天的茶桌旁,聽他爸爸講起早年在緬北的伐木經歷,他平淡地敘述一切,我卻聽得心驚肉跳;我想起正敏帶我穿梭在童年常走的泥濘小徑,想起我們在村莊高高山崗的小學所感受到的絕對寧靜,盡管媽媽不在身邊,但在故鄉的山間田地,無處不是媽媽勞作的身影;我想起源盛帶我重走課堂上描述過的“打火把上學的路”,目睹他最喜愛的堂弟車技驚人,卻無法獲得駕照進入城市謀生的事實,而我在此種遺憾和現實中,突然理解了無法與我謀面的媽媽,為何在生完孩子后,一定要走出大山的堅定;我想起曉靜媽媽跨上摩托,帶我在茶場的山路上風馳電掣,她人到中年,卻依然活力四射,我一眼就能感受到,只有同齡人才能明白的孤獨和不甘;我想起境軍媽媽站在村口人行道的桃樹下,和我講起兒子的懵懂給她帶來的憂慮和無奈,以及決定留守家中陪伴孩子的掙扎和堅持。

          事實上,雖說是家訪,和家長見面原本應為這一環節的核心,但不少時候,就算來到學生家,我也有可能見不到他們的父母,他們要不雙雙在外打工,要不一方常年在外。有幸能夠見到雙方,我們大都沒有特定的時間用來交流,他們無法停下手中的活計,生存嚴絲密縫,日復一日的既定勞作,填滿了日常的有限空隙,我們難得的聊天機會,更多只能在紅薯地、豬欄旁、快遞間、養殖場,或者鍘豬草、煮豬食、織漁網、揀快遞、修單車等忙碌的間隙中進行。這些場景如此具體、日常而又必然,無不浸潤了快速流動的現實在他們身上打下的烙印。他們堅信勞動創造價值,勤勞、質樸而又堅韌,他們對個人消費保持警惕,但對孩子的教育展現出了驚人的重視、不計代價的付出和讓我羞愧的耐心,承載了天下父母望子成龍的樸素心愿。和我們的父輩比較起來,這群來自中國傳統家庭的最后一代,無論在生活方式還是在價值觀念上,依然延續了父輩的精神底色。

          毫無疑問,他們是中國最為廣大的勞動者群體,在敘述中國高等教育的整體圖景時,他們是不可忽視的、沉默而龐大的主體。正是在一次次切近的觀照中,我進一步堅定了此前的判斷,他們的孩子,我龐大的二本學生群體,構成了中國大學生的多數,成為社會的重要支撐,作為家長,他們以自己的勞作和付出,作為勞動者的主體,同樣構成了中國社會正常運轉的重要基石。

          在和學生共同的尋訪中,我一次次感受到,剝離掉985、211、雙一流等名校孩子的光環,對更多年輕人而言,哪怕進入二本院校,除了自身的竭盡全力,同樣離不開家庭奮不顧身的托舉。

          不得不說,相比千篇一律的課堂,五年的家訪經歷,極大地豐富了我對教育的理解,也激發我對年輕人的成長產生了更多思考。每次走進學生家,我都懷有特別的期待和真實的雀躍,見到家長的那一刻,內心充盈著一種久違的溫情。在短暫的相處中,我親眼看見一雙雙或滄?;驓埲钡氖?,通過各類普通的勞作,鋪就了孩子們通往大學的路,我親眼看見他們勞碌的同時,因為教育帶來的希望,在田野、在山間綻放的笑容。和他們在一起,一種“遙遠的親切”和“眼前的親切”雜糅交織,我由此感受到某種從未有過的慰藉和滌蕩,從他們身上,我看到同代人被時代打下的精神烙印,清楚覺察到獨屬于一代人的率性、野性以及并未泯滅的活力和激情。

          這種讓人放松、沒有隔膜、彼此敞開的關系,固然來自師生之間的信任,更來自我和我的同齡人——學生家長之間,因為共同的時代記憶所產生的共鳴,在以家訪名義的遙遠回望中,不需要語言,我們就能跨越具體的現實處境,滋生出一種別樣的理解和默契,感知到彼此的心心相通。

          這是屬于同齡人之間,對逝去時光縹緲卻真實的牽念。

          同樣,通過傾聽,我在感知不同地域、不同家庭相同氣息的同時,也在一次次行走中,喚醒了自己對故鄉、對工廠、對祖輩、對親人的記憶,他們給予我的情感支持和持續鼓勵,讓我感受到教師這個職業的莊重和尊嚴,也感受到教育的柔軟、美好和力量,在網絡泡沫和現實的喧囂中,一種久違的讓人寧靜的東西在我內心萌生。

          我想,這是我走進學生家庭,和他們的父母一見如故,沒有任何隔膜的原因。


          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国产卡二卡三卡四分类-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

          <tr id="5e5b4"><label id="5e5b4"><menu id="5e5b4"></menu></label></tr>
                1. <acronym id="5e5b4"><label id="5e5b4"><listing id="5e5b4"></listing></label></acronym>